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

【瞳耀 】谬以逢春


第二章


昏暗的房间里,烛火幽微,点点烛光在西装革履的男人的脸上跃动着。他的神情肃穆,盯着墙上的油画看了许久,漫长的时光仿若就在这一刻停止。

装神弄鬼,展耀暗暗评价私自闯入自己私人诊所的“病人”,放下了外套镇定地问:“魏先生是吗?为什么不开灯?”

“我说你这里停电了你信吗?”魏先生翘起了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品尝自己刚煮好的咖啡。

“事实上,我不希望你看清我的具体模样。有些时候,你看到的,你听到的未必是真实。”

“那,能麻烦你从我的座椅上下来吗?似乎我才是你的心理医生。”

魏先生起身耸肩道:“真看不出来你除了强迫症以外,还有洁癖。你的东西都放在固定的位置,每天都在擦拭,可有一样东西你好像不怎么触碰它。”

“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桌上的照片不错。”

魏先生递给了他一个暧昧的眼神。

那是展耀和白羽瞳去年在海南旅游的时候沙滩边照的,勾肩搭背,足够亲密。

“你兄弟?”

“……”

“那就是爱人了。喔,我猜对了。”

看到展耀的迟疑,魏先生似乎很开心自己的想法得到了验证。

“我的诊金并不便宜,希望你不要再玩什么猜测游戏了。”

踩到猫尾巴了呢,魏先生笑了。

“好吧,那我们开始吧,我是不是该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眼睛,然后听你放一些无聊的音乐,打开心扉讲起自己的悲催故事。”

“程序上是这样没错。”

展耀耐心的回答他。

“我还得该死的配合,可惜我讲不出来。”

魏先生将食指曲起放在桌面上不规则得敲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喜欢大海吗?”

“什么?”

“你对大海似乎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可是你还是和那个人在海滩上拍了张照片,印了出来,装在相框里,放在最重要的一角,可里面的你,强颜欢笑,你太累了。”

“你是要对我反向催眠吗?”

“我是嫌命太短吗?”魏先生温柔的笑了笑,用他优雅的手将碎发撩至耳后。

“手上沾满了罪恶的亡魂,也是救人的神。我们在迷雾中前行,真相是假,假象是真,若要追寻光明,必先接受黑暗。我亲爱的缪斯,我该走了。”

展耀回过神来,魏先生早已离去。

他坐回原位发现魏先生一开始就开了他办公桌的抽屉的一格,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白色的U盘,不知能读取到什么样的秘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展耀把U盘插进了笔记本上。

请输入密码。

艹。展耀头一次这么真实的想骂人。

忙完之后,展耀关了诊所的门,发现门口有个发光体立在那里招风的很。

无非是他的豪车太过吸引人的目光,路边的穿的清爽的女孩无不艳羡的看着他。

白羽瞳,就这么喜欢被人追逐的感觉吗?展耀无奈的捂脸移动过去。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招摇过市?”

 “我去你家住几天。”

白羽瞳一只手搭在车上说,就好像去某个地方吃饭一样随便。

“不行。”展耀实力拒绝。

“展叔叔叫我看着你。”

“为什么,你们究竟在搞什么。”

“他说你有危险。”

“你的意思是……”

“他不想让你太接近赵爵。”

“那我就该接近你吗?”

“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不可理喻。”

“你理我就行,不许理别人。”

白羽瞳霸道地把他塞进了车里,生怕展耀发出反对的声音。

反正肚子也饿了,展耀懒得反抗,任由他胡闹去了。

吃过晚饭后,展耀照例看了会儿专业相关的书就去洗澡准备睡觉了,宛若老年人的生活对他来说已经是日常。

浑身清爽的出来的展耀,头疼的发现自己家还有个巨大的活物。

“你跑我床上干嘛?”

白羽瞳穿着他的睡衣拿着他的书,右肘枕在后侧惬意的说:“睡觉啊,我得时刻保护你安全。”

“那你睡地板,我身边有人睡不踏实。”

展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把白羽瞳推下床。

白羽瞳可怜兮兮的抱住“幼小”的自己控诉着展耀的暴行:“我给你又是做饭又是洗碗的,你还这样对我,我容易嘛我,诶诶诶你别闭眼啊,展大帅哥,你倒是给我床被子啊,这么冷的天。”

被哔哔的心烦的展耀甩了条枕巾下去。”

“才入秋多久,冷什么冷,盖上肚子就行了。”

哎,自认命苦的白羽瞳拿起枕巾放在了脸上为自己默哀。

折腾半天,白羽瞳是老实了,展耀倒是瞪大了双眼睡不着了。

展耀抻过大长腿,脚踢了踢白羽瞳毛茸茸的小腿。

“老白,今天的那个案子怎么样了?”

白羽瞳故意没吱声转过身背对着他。

然而展耀也不是好惹的,他就平躺在床上大喝。

“白芋头!!!”

去,白羽瞳翻了个白眼,差点想即刻上床捂住他的嘴,但是为了幸福着想他宁愿等一等。

展耀无奈的叹气。

“给我滚上来。”

得令的白羽瞳嗖的一声——跳上床,扯过被子抱紧热乎乎的展耀,简直是一气呵成,怕不是运动员都没这速度。

冰凉的触觉让展耀也有那么一丝丝内疚,就由着他了。

“说吧。”

“嫌疑犯叫李虎,刚出大狱没几年,好像曾经跟人质吴丽有不洁的关系,但是吴丽的已经结婚了,丈夫陆安淮三个月前跳楼自杀了。”

“就怕这背后并不简单。”

“不错,警方一直觉得陆安淮的死并不简单,他临死前拨过……一个人的电话。”

“什么人的?”

“他的堂弟,陆安东。”

听到这个名字,展耀顿时觉得哪里不对劲。

“有照片吗。”

“有。”白羽瞳摸过手机,打开给他看。

展耀的盯着发亮的屏幕,仿佛被冻住了般。

白羽瞳发觉了他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你认识啊?”

“他很像我今天的接触的一个病人。”

“谁?”

“一个故作成熟的小屁孩,魏冬。”

 

 

 

 

 

 

 

越来越觉得,俩人这叫:

谈情说爱谈情说案。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