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索香,呈丘。

【戬空】空空如也

章四

 

前因

且说杨戬与那孙悟空恶斗三天三夜也没见个分晓,孙悟空岂能服输,杨戬岂能示弱。

“你代表天庭。”

“不错。”

“我代表花果山。”

“也不错。”

“那我们就拿这三界中生灵的变化做个比试吧。”

“非常不错。”

心神一会的他们化作两股青烟便不见了。

座云上观战的托塔李天王抚着胡须道:“谁人不知这孙悟空会七十二般变化,杨戬这是——自寻死路。”

“那可未必。”

一个声音这么说着。

方才还得意洋洋的托塔李天王顿时变了一副恼怒的模样。

“是谁?!”

“是我。”

紫霞乘着一片紫色的云彩而来,目光柔和地看着下面的世界。

“哦?女孩子家家的,来这作甚。还不快快回去!”

“我不回去,我有我自己的思想,我也有我的主见,不能因为我是女人你们就排挤我。”紫霞坚定的说,满是希冀的目光渐渐与猴子融合,竟是如此相似。

托塔李天王像看着笑话一样看着他,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他同身后的天兵天将险些笑岔了气。

“你别忘了,王母娘娘也是女人!”

受够了他们恶心的笑声,紫霞恼羞成怒,不顾一切地大吼。

这下,托塔李天王,再也笑不出声了。

王母娘娘的确是个女人,还是个厉害的女人。

再说这地上,孙悟空随心所欲的变做一块石头,料定杨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变成他的本体。

谁知杨戬堪破他的变化也没有说些什么,反而扬起了披风,隐匿在这天地间了。

半天寻不得杨戬身影的孙悟空 ,隐去了变化,叼着根狗尾巴草坐在山头气闷着,说好的比变化,可不是比什么玩失踪。

正无聊的当头,山口哒哒哒的声音吸引住了孙悟空。

原是一个白叟,拿着壶酒,骑着毛驴,摇摇晃晃的前行,唱着些什么。

孙悟空顺着跟藤蔓爬了上去,细细听来:

若是空,无我行踪,是颠也是疯。乾坤变幻何其多,心有灵犀都是歌;嗨!嗨!嗨!乐自逍遥,今也快活,明儿也快活,打破顽冥只需:嘚!嘚!嘚!骑着毛驴唱曲若是空。

待他一曲喝完,孙悟空上前。

白头老翁摇晃着脑袋道:“不必问,不必说,老朽什么也不知。”

“老头儿,你究竟姓甚名谁。你总要该知道自己的名字吧!”

“这个嘛,我无姓,我本无性!”

老酒鬼笑眯眯的骑着毛驴远去了。

可是他头上鹅黄色的花也随风而落在原地,是很小的一朵,小到孙悟空也忘却了它。

孙悟空漫不经心地捡起来,只见那花入手当即消散作青烟,幻化出来一个绝世无双的俊美男子,要不是他那第三只眼,孙悟空都快认不得他了。

没有戎装的杨戬,儒雅斯文的模样不知又要骗走多少少女。

“你输了。”

杨戬缓缓摆着扇子说道。

“俺可没有输。”

杨戬愣住。

孙悟空强忍着笑意,手里举起一片花瓣,轻轻一吹,便化出了原型,原是方才,杨戬束发的头巾就落在他手上了,孙悟空还是早了一步。

终于是让杨戬吃瘪不快的孙悟空躺在地上蹬胳膊蹬腿好不快活的大笑。

“你怎么就想起来变作老酒鬼头上的花。”

“佛祖拈花一笑都别有深意,我为什么不能变作老酒鬼头上的花。”虽说是败了,杨戬依然是派然自若,不动如山。

“我在想,一会儿我们出去,会不会有人编排我们是如何化作飞鸟走兽,斗个半死不活。”

“你可知那老头儿是谁?”

杨戬更好奇的是这件事,他也是在白叟唱歌的须臾,化成了他头上的花。

“他?他是天地间的幻象,是万物皆空。”

孙悟空点着脑袋喃喃自语。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