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索香,呈丘。

【执艮】徒有荒丘

“我真恨不得死在你身上。”

同艮墨池行了那档子苟且之事后,执明没脸没皮的在他布满红痕的身上呵气。

艮墨池挪开他的脸,抽搐的从枕头底下翻出个小玉瓶从里面倒出来一粒粉色的药丸艰难的咽下。

谁会料到,他会从一个太子的伴读陪读变成了——执明的玩物!不过是十余年,太子执明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王上,可他还是那个永远在被玩弄的小人物。

厌从心底起,许是药物发挥了作用,艮墨池不再喘得那么厉害了,重新蓄力破口大骂:“滚!”

“呵,”执明显然被激怒了,仿若想捏碎他的下巴般直勾勾的看着他。

看着他通红的面颊,执明内心有点悬崖勒马的感觉了。

“滚?滚哪里去?你身上?只要你求我,我会答应的。”

艮墨池的厚脸皮的程度到底不如人,羞恼的闭上了眼睛,不再作答。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