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索香,呈丘。

莫问今朝且徐行【第八章】

“别来无恙,我的好师弟。”

那温润如水的声音,哪怕别过个八百年艮墨池也是识得的。

“师兄。”

艮墨池这么叫着,恍若隔世。

来人正是骆珉,艮墨池未被带进魔教前是曾上过学堂的,同样是一个老师带出来的,不过是二十来年的功夫,一个成为了人人惧怕的大魔头,另一个却成为了救人的神医。

素来好脾气的骆珉呵呵一笑,抖开了放着各号针头的针包来。

艮墨池虽然看不见,但是背后陡然一凉。

骆珉笑眯眯的举着针耐心讲解道:“师弟怎么混到这个样子了?待我为你施针过后,出不了几日便能排尽体内的余毒,不过嘛,眼睛可不是这么好治的,需要个把月。”

艮墨池也是见过各种世面的人,但是面对这个师兄他怎么也放心不过。

“师兄,你就说,我这回身上需要多少针。”

“九九八十一针,一针也不能少哦。”

“……”

报复,这绝对是报复,艮墨池极为后悔的捂住了脸,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学医的。

想当年,他被那个女人带走的时候,骆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等他厌烦了自然会回来。

骆珉紧接着问要多久。

艮墨池说等学堂后院的梧桐叶子开始泛黄了,他便回来,谁知一入魔教深似海,自此不归。

其实骆珉再见到佐奕捡回来的那个脏兮兮的男子的时候,内心是喜的,也存在了一丝怨怼,当初那个眼眸灿若星辰的孩子如果能够回来,会不会就……

为着师弟的安全顾虑,骆珉没有戳穿他的身份,亦没有同他在佐奕面前相认,泥人也是有三分性子的,他偶尔小小的报复一下,也没什么。

待“修理”完自己的好师弟后,骆珉看见有个绿衣青年浑身泥泞不堪的走进了天香阁,也没有被下人阻拦,于是,他笑的更加的深不可测了。

绿衣青年浑浑噩噩的被拉进了屋子,一脸茫然的仰头。

骆珉拍了他一掌冷然道:“别动。”

青年立刻听他的了,没有动,就是嘴巴动了动。

“骆神医?”

讨好的叫法也没有唤起骆珉的同情心。

“子煜小将军。”

子煜知他这么叫又是动怒了,连忙讨好道:“我这不是为了帮我爹维持武林大会的秩序嘛,他们乱斗的厉害,总要沾些尘土啊什么的,你放心,我的武功好的很,一点伤都没有。不然的话,我可怕了你的针灸疗法了。”

这么说着子煜笑的一脸无辜,甚至抬起骆珉的手在他掌心蹭了蹭。

“哼,”骆珉总算是放下了心,推搡着他说,“你知道就好,别总想着当英雄,天下那么多人,你救得过来吗?看你脏兮兮的,还不快去洗一下。”

不欲与他争辩的子煜苦笑了一番,还不打算即刻离开。

“再等等,我有话同你说。”

俩人的声音渐渐变得只有他们能听得清了。

殊不知门外,正有一个好听墙角的艮墨池。

自从失明过后,艮墨池的听觉简直是突飞猛进,只不过,有一点,听力过好的人往往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声音,至于旁人的脚步声他却没有听见。

“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等喜好。”

嘲讽的语气,不必猜艮墨池也知道是谁了,他转过了身,背着手,局促不安的等待些什么。

“你是想把他们叫出来吗?请便。”

佐奕呵呵一笑,凑近过去闻了闻艮墨池身上的味道,不禁有些沉醉了。

“你身上的杀气味儿,很好闻,艮教主?”

“谁告诉你的?艮墨池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佐奕摇摇头道:“还真没人告诉我,不过我有一个本事可以猜到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艮墨池心底的杀机逐渐加重了。

“你知道了,你可以死的明白了。”

可惜就差那么半寸,艮墨池的手里刀就能刺中佐奕了。

佐奕手夹着他的刀长吁口气道:“开什么玩笑,艮教主,我可想好好活着呢,不如我们交换条件?我给你说一件有趣的事情,如何?”

无论如何,佐奕都是一个聪明的人,艮墨池猜测他此刻一定笑的像只精明的狐狸等着他入圈套,但是,他又不得不听他的。

交换了条件过后,艮墨池心思沉沉的躺在床上,回忆起方才骆珉同子煜对话里一点有用的信息。

“你是说,那个遖宿帮派的二公子毓骁当上了武林盟主。”

“没错了,他打败了邪教的艮墨池,谁人不知艮墨池的厉害,他打败的可是手上沾满无数鲜血的艮墨池啊,所以也就没人敢上台了。”

呵呵,他败了,从亡命天涯的那一天起,艮墨池就发誓,那些背叛他的人,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