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索香,呈丘。

枕戈行【第六章】


回到了久名居,佐奕清退了所有人,点了灯,神神秘秘的摸索出一个东西来,干上了自己的大事。
偶然间他也会发笑自己是不是太闲了一点,而且人家未必会领情,这么想着,反而加快了速度。
从夜市归来的时候,艮墨池一路上都魂不守舍的,搞得毓骁有点莫名其妙的烦躁,不过是被一个男人撞了一下!就跟丢了魂一样,他可从没有受过这种待遇。
“喂。”毓骁没好气的叫住他。
艮墨池抬头,两眼茫然无措。
紧接着,毓骁带着些许别扭的说:“你要记住,你是我买过来的人。”
“二王子说的不错。”艮墨池乖顺的应着他。
“所以,”毓骁顿了顿,脸跟烧着了一般,自知无理的指责他“你刚才为什么盯着别的男人看,看完了还这么念念不忘,你说你方才是不是想着他!”
噗,艮墨池听完不由得发笑了,二话不说的拽住毓骁的衣袖晃了晃。
“二王子可是生气了?”
“我没有!”毓骁别扭的加快了步伐走在了前面。
计划显然已经有所进展了,艮墨池心若明镜的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于是也没有进一步的挑逗毓骁。
也许,也是自己暂时不想去讨好任何人了,因为他留意到了主人看他们的眼神,实在是,很落寞。
想起来毓骁叫他出来游玩的理由也很可笑,阿离没有时间,所以陪同的人就变成了自己,难得艮墨池还能偶得欢心。
接着数日,毓骁也不往慕容离那里跑了,反倒是按时上早课,下了早课再去找艮墨池切磋武艺,两人的关系简直达到了突飞猛进的地步。
就在艮墨池快要陷进去快要忘记自己任务的时候,偏偏黑衣人又来找他了。
佐奕要见他。
艮墨池向来是听话的,这次也不例外。
本是在门外等待传达的他,望见了屋内微弱的灯火闪烁着,禁不住的想入非非,他的主人可能又在和哪个宠人做些多多包涵的事吧。
“进来。”
佐奕的声音沙哑的厉害,难免让艮墨池多想。
又是一副伟岸的身躯背对着自己。
艮墨池连忙跪地汇报情况。
说着说着自己也有点神游了,然后就被抛在头顶的东西遮住了视线。
摸起来带着一丝冰凉的触觉,艮墨池缓缓拉下来那个东西,原来是夜行衣,仔细翻看一下,袖口居然绣着一只……蝴蝶!
艮墨池脸霎时通红了起来。
这是,专门属于自己的夜行衣。
佐奕发觉他看到了那只绣的不怎么样的蝴蝶,又欣喜又有些尴尬,做的还是不够好,他原本想做最好的给他的。
“你觉得……怎,怎么样?”
素来花言巧语的佐奕现在说话也磕巴的不行。
艮墨池眉眼弯弯,巧笑嫣然。
“主人送的,自然是好。”
“那便好……那便好……”
佐奕不经意的拢了拢袖口,打算屏退艮墨池。
艮墨池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抓住了佐奕的手翻看着。
果然,上面布着不少被针眼扎出来的星星点点的红斑。
“主人,我给您上了药再走。”
艮墨池认真无比的说到。
不,不要说这种话,佐奕发现自己真是没有克制力,艰难的撇过头,这让他如何忍得住。
点亮了屋内所有的灯盏。清丽的面容在眼前无比的真实,佐奕的双眼一刻也离不开了,琥珀色的眼流露出来东西,比任何时刻都动人。
佐奕为自己的可耻的占有欲捏紧了伤痕累累的手。
艮墨池不由得皱眉。
“主人,莫要乱动。”
“若我,偏要乱动呢?”
佐奕在他耳畔蛊惑着。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