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

【全员】莫问今朝且徐行

第三章

 

天微亮,毓骁就在庭院内练武了。
一向怠惰的艮墨池打着哈欠站在廊下注视着他的一招一式。
出剑太慢,力道倒是够了,不过总有些……
艮墨池还未评价完,毓骁的剑已经挑在了他削瘦的下巴上。
似乎大意了呢,艮墨池轻笑,两指夹断了剑道:“小兄弟,这可不好玩。”
毓骁惊的瞪大了双眼,此人武功果当真深不可测。
“你究竟是何人?”毓骁忍不住问。
艮墨池托腮,认真的想了想说:“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件好事。”
……
毓骁觉得楚亘宁从头到尾都是在耍他的态度,被牵制住的感觉,很不爽啊!
“小子。”
眨眼间,艮墨池已经蹲在了栏上,举着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好酒放在鼻尖轻嗅。
明显不满意他的叫法的毓骁拧着眉道:“何事?”
艮墨池问:“你习武是为了什么?”
毓骁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为了天道正义!”
呵,是吗?艮墨池不屑,想也不想就答了,同他当年一样,有个人问自己为何要习武。
当时自己怎么答的来着?
为了杀人,为了自己不再任人轻易拿捏欺辱,年纪尚幼的他早就明白自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他是魔头的后代,所以他,理应也是魔头。
今日竟有人告诉他习武不是为了变强,而是为了正义,幼稚又可笑,但他喜欢这样的眼神,固执,对未知充满了希冀。
“那,”艮墨池喝光了酒坛里的酒道,“会很难。”
烈日当空,将艮墨池的飘逸的发丝渡成了金黄色,好似染上了些许暖意。
或许楚亘宁是个很会替旁人着想的人吧,只不过口是心非罢了,这么想着毓骁随即换了把剑道:“我会证明给你看的。谢谢你的激励。”
这哪里是激励了。艮墨池摇头失笑。
相比遖宿帮的风平浪静,朝野上的气氛则是剑拔弩张,左相右相争的是面红耳赤,谁也不肯让谁。
“就该借传说一事整顿武林,选出一位能够平定武林风波的武林盟主!”
“这样一来,岂不是让江湖更加蔑视朝廷?!依我看来,就该派锦衣卫的人去寻得宝剑,省的他们打来打去,搞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你个老糊涂的!”
“静一静!”皇帝被闹得怒拍龙椅,“吵吵闹闹还有点大臣的样子没?真是枉读四书五经。”
一旁一直抠耳朵的大将军子埕耐不住性子发话了。
“要我说,同时进行不就行了?你们这些文臣就是死脑筋。”
被堂堂武夫嘲讽的左右相气的直吹胡须。
皇上忽略了他俩欣慰的称赞:“大将军所言甚是,就照大将军说的办。”
左右相瞧着竞争的大好机会来了,一个赛一个的办事积极。
大将军笑摸脸上硬茬,文人斗气,怪哉,妙哉。
不到三日,左相拿着皇榜昭告武林,将于秋分时节举办武林大会,藉此选出来武林盟主,统一江湖。凭借这鹬蚌相争,自然而然就是渔翁得利了,左相早就打好了算盘,武林大会不易过早举行,若是能一拖再拖,还能令其各帮各派互搓锐气。
而右相派出了锦衣卫年轻有为的方夜去寻宝剑,天下秘宝自然要归朝廷之手。
方夜并不通人情世故,只知生来就要服从命令。
无关的人,都是阻碍,偏偏眼前的人让他下不了手。
满脸肉嘟嘟的可爱的青年堆着笑意,双手抱着方夜的胳膊闹个不停。
“方夜,方夜,你教我武功吧!”
“世子,别闹。请你放手。”
原来,此人正是王爷的宝贝儿子萧然,由于王爷的过度宠溺,怕萧然伤到了自己,就请了个半吊子师父教萧然武功,导致萧然现在会个防身术罢了。
萧然喜欢强者,在他眼里,方夜曾经替他挡过一剑,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简直是大英雄!
他定要追随方夜,拜他为师,这样,他就可以特别厉害,再也不怕他大哥了!
“在下还有事,小世子莫要痴缠了。”方夜推拒道。
萧然兴奋的拍掌说:“师父要出宫执行任务历练吗?我也要去,你等着,我回去收拾一下包裹就跟你走。”
话音刚一落,萧然立刻跑的老远,仍是不放心的喊道。
“师父你一定要等我哦!”
并不是你师父,方夜头疼的翻身上马,还是要趁早出城门,小世子追不上就会放弃了。

 

搞笑版小剧场:

艮墨池:你习武是为了什么?
毓骁:大义!
艮墨池:大义?小伙砸有前途,我看你眉目清奇,将来必定是一位武林奇才,送你一本武林秘籍可好?
毓骁:【拿过来一看】《五年速成三年起步》?

左相:总有一天我要与你一争高下!
右相:就你这把老骨头?
大将军:麻烦,你俩各来一次就好了。
皇帝:还是大将军会玩。

萧然:师父师父,我要给你打call,我要给你生……
方夜:溜了溜了溜了。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