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索香,呈丘。

无尘【完结】

有情何似无情

是夜,楚亘宁坐在佐奕的床榻旁手握着迷药犹豫不决。
佐奕似乎是察觉了他的异常,食指曲起轻扣他。
“艮卿想什么呢?”
被惊扰的楚亘宁忙端来一杯水,将迷药颤巍巍的洒了进去和匀,问道:“王上是渴了吗?”
简直是答非所问,佐奕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了杯子一饮而尽。
“王上快睡吧,臣告退。”楚亘宁替他掖了掖杯子便告退了。
这回佐奕也没有缠着他,乖乖的合上了双眼。
估算着药效差不多起了作用了,楚亘宁偷偷闯入了书房,无比熟悉的打开了暗格。
里面正是仲堃仪想要的东西--六壬残页,这是多少君王为之渴求的东西,为了它里面记载的神剑,故友变仇敌,依赖变猜忌,当信任被利用的时候,所谓的情感就已不再纯粹。
谁做了多情种,谁就会在这乱世,输得一败涂地,无法苟活。要想在兵戈铁马的寻求一份不变的真情,简直是痴人说梦罢了。
楚亘宁心猛然抽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原态,他还有未完的事要做。
他要做的是将这书房付之一炬,这招釜底抽薪简直再完美不过,无人知道六壬残页被偷走,只道他楚亘宁葬身火海。
眼见火光滔天,楚亘宁冷然的注视了许久,放下了腰间一直别着的谨睨剑,尽管是仿造的,但他不配拥有。
他终于可以没有留恋的离开了,所有酸涩的情绪仿若被吞噬了个干净,一点也不剩了。
火势蔓延的越来越大了,烧的黑夜似白昼,噼啪乱响的声音惊醒了贪睡的人们,都高喊着救火,谁也没有在意楚亘宁离开的身影。
“王上好像在里面!”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大家都呆愣在地,包括走的未远的楚亘宁。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楚亘宁横冲直撞的折返回去,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把佐奕迷晕在寝宫的!
可楚亘宁再怎么冷静的思考也阻止不了自己冲动的行为,拨开了怕死的旁人,隐没在火光里。
“艮大人!”
顾不得身后的喊叫,楚亘宁俯着身子焦急的四处搜寻着那人的身影,一刹那,所有的回忆浮现脑海,每次他的投过来的眼神专注而深情,即使什么也看不见,也是温润如春风的,或许他从未变过心,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当看见昏迷不省人事的佐奕时,楚亘宁不知道有多想大哭一场,然而,他只是抱紧了他的王上生气的大吼。
“你怎么这么愚钝!”
佐奕有气无力的伸着手想要够住他的脸,却被一把握住在他手心。
“我... ...我以为你在里面。”
楚亘宁疯狂的摇了摇头,不由自主溢出来的眼泪砸在了他被火光映的无限柔情的瞳孔上。
佐奕努力的安慰他:“别... ...哭了,你是要用眼泪熄火吗,那可能会很艰难。你... ..”
接下来的话全被温热的唇堵住了,这一刻,他们只属于彼此了。什么君之佞幸,皆是无尘不落垢!
救佐奕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不醒了,下人争相把他们的王上围住,一点缝隙也留不得楚亘宁再看一眼。
也许缘分已尽了吧,楚亘宁抹了把灰蓬蓬的脸,顺势把多余的眼泪擦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真正意义上的离开。
转眼已是数月有余,仲堃仪在枢居里仍旧过着闲散的生活,毕竟养军千日,不急在一时,不过某人的日常报道让他不胜其扰。
“你怎么还不走。”
“你要的我已经给了你,可我要的你还未给我。”
换了一身湖蓝色衣着的楚亘宁清爽了不少,头发简单的扎起来一束,人也不像以前阴沉沉的模样了,唯有脸上的疤痕不可祛除,仍是碍眼。
“什么东西。”
仲堃仪依旧是打马虎眼。
“解药,治好开阳王眼睛的解药。”
仲堃仪眯着眼睛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就在楚亘宁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一句轻轻的“好。”字灌入了耳朵。
然后楚亘宁瞪大了双眼等着他的条件,仲堃仪从不做亏本的交易,他是知晓的。
“我的要求是,你们永世不得相见!”
突如其来的苦涩哽咽在喉,楚亘宁握紧了拳头。
“你放心,我不会再有更多的念想了,于他,我本不该存在!”

完。

别急,会有番外,超甜!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