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索香,呈丘。

【鼠猫】连宵共醉

(微包策)
第一章

得知展昭失忆的噩耗后,白玉堂几乎是自己也险些失忆,两眼发白,恨不得昏厥过去,要是那臭猫忘记了自己,一定要把他打到能想起来才行。

这么想着,白玉堂赶到了展昭的床榻旁,还是急不可耐的晃着他的肩膀。

“展昭!你说,我是谁?”

浑身酒气熏天的展昭脸颊上浮着两坨不正常的红晕,笑嘻嘻地说:“你,你是我的心上人。”

没错了!白玉堂心放下了一半,他们是确定了关系的,虽然这只傲娇猫儿从来不肯大胆说出来的。

在一旁的包拯反而很是清醒,提醒了白玉堂一句:“你该问他你是谁才对。”

“哈哈哈,笑话,展昭的心上人除了我还能是谁?”白玉堂一如既往的自信,拍了拍胸膛道,“昭儿,你告诉包拯小爷我是谁?”

展昭还是笑着,拉住他的衣袖无辜的说:“我不清楚啊。”

“什么情况?!”白玉堂差点咳出血来。

包拯皱眉叹气:“昨夜小侯爷请他去喝酒,回来的时候不省人事,一大早就这样了,谁也记不得,真是怪哉!”

管不得那么多的白玉堂直接把人提溜起来,在他耳边吵吵:“我叫白玉堂!你记住了。”

霎时,展昭两眼放光,拽着白玉堂不放:“白,白鱼糖?好吃吗?”

就算是失了忆,展昭也念念不忘他的鱼,看来,鱼才是他的心上人,不,心上鱼才对。地位一落千丈的白五爷心灰意也冷,喟然一叹,摸摸展昭的头。

“看来是个傻的,我该拿你怎么办。”

无意冒犯两位的粉红气场的公孙策在门外展开扇子挡住脸道:“包大人,请借一步说话。”

包拯应声而去,贴心的给他二人关住了门。

庭院清凉如许,包拯思维也通顺了不少。

“先生可有发现?”

公孙策愧疚的摇头道:“学生不才,实在是不明白展护卫所犯何疾,所以,学生大胆推测展护卫可能是被人下了蛊,亦或是催眠。”

“也不知对方是何居心,展护卫失忆究竟对他有何好处!”包拯着实是想不通。

“既来之则安之,包大人莫要多想了。既然展护卫同白玉堂亲近,便留白玉堂陪在展护卫左右吧。”公孙策提议道。

明知道白玉堂和展昭心意互通,包拯还是有点不爽,展昭记不得任何人,偏偏就记得个对白玉堂的感觉!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