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

【执艮】徒有荒丘

第一章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尚且年幼的天权太子执明还是贪玩的心性,听了太傅深情的念诗就犯困,丢下书本,哈欠连连,伸罢懒腰还翘起来二郎腿。

 

眼见此状的太傅气打不一处来,借着手上的书敲打执明的头。

 

“太子可都会了?”

 

“会,当然会!”执明捂着脑袋想了半天,憋着涨红的脸说,“不就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嘛!”

 

“你倒是挺会记关键的!”太傅气色稍缓,接着问。

 

“此句何解?”

 

被问到的执明不耐烦的起身:“老头你烦不烦,我管他那么多,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你你!”被抛弃在一旁的太傅气的晕厥了过去。

 

早课又是没上成了,太傅躺在床上思虑良久,这小子绝非朽木不可雕也,还是得要救!

 

思来想去,太傅一拍手,太子这是需要个伴读啊!他缺的是学习的氛围,一个人终免无趣。

 

打定主意的太傅慌忙起身去拜见王上,俩人探讨了半天觉得艮将军家的二公子是最好的人选,年少老成且好学善问,想必以他的心性还能管住执明。

 

听说有人要来陪自己读书,执明高兴的不得了,连忙谢过父王,可怜的国主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高兴的是多了个玩物而不是大彻大悟了,还多赏赐了执明几个奴仆。

 

 直到真正的见面了,执明难免震撼了一下,还以为是奶里奶气孩童,竟然比自己大上几岁不说,表情还严肃的像个小老头。

 

无趣!执明抱着手扭过头。

 

太傅尴尬的推了一下执明,执明还是不搭理。

 

这时候,艮家二公子主动行礼道:“艮墨池见过太子太傅。”

 

“不见不见!”执明无理取闹的嚷嚷着,什么嘛,简直是多了个小太傅!

 

太傅忙解围道:“太子莫要闹了,快些上早课了,不又让你父王生气。”

 

“就知道拿父王压我。”

 

执明不满的嘟着嘴走进了学堂,反正艮墨池他是欺负定了。

 

前一刻,执明还装着听了会儿,看见太傅沉迷其中了,抬起墨笔就在邻座的艮墨池面前的纸张上画起了王八。

 

艮墨池皱眉拽过来纸低声怪责他:“你怎么跟猴子似的。”

 

“大胆!你居然敢同本太子说话!”声音拔高了的执明瞬间被太傅揍了头。

 

太傅怒斥:“好好听课!”

 

委屈不已的执明再度捂住头,愤恨的盯着艮墨池看。

 

没过不久,执明故态又犯,趁着太傅不注意踢了艮墨池一脚。

 

这下艮家二公子可再也不客气了,直接把执明按在地上令其动弹不得。

 

“哎呦!太傅你快管管他!欺负人啊!”执明边挣扎边哀嚎。

 

太傅拉开了两人,首先问责艮墨池:“你为什么打人?”

 

艮墨池立即扮作乖顺的模样道:“禀告老师,关心则乱,方才太子突然踢了我一脚,我误以为他发了羊癫疯,情急之下,按住了他以免他自己伤害了自己。”

 

“嗯,”太傅赞许的点了点头,转而无可奈何的对着执明说,“太子你怎可又胡闹!看来老夫真的要采取措施了,不罚不行,我就罚你把《柏舟》背完一百遍,才可下早课!”

 

 

“啊!”执明脸都耷拉下来了。

 

“我没能管住太子我也有过,我陪着太子一起背。”艮墨池主动承担了责任,太傅又是夸了他并应允了他的请求。

 

惺惺作态,执明厌恶的打心里烦他,不客气的喊:“喂!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艮墨池斜眼看过他,反而勾唇一笑,眨了眨眼睛,道,“太子心如匪石,若是能将此等心思放在该用的地方就好了。”

 

“呸!”执明翻了个白眼,转过身背对他自顾自的应对惩罚了。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