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

不敢炖肉了,风头紧吃口热乎的清汤就行。


【呈丘】雨过风未止

(上)



“嘁。”

破损的黑手套上沁满了血,黑色的血,不过不是自己的,丘歪着头坐在人堆上,推开打火机点上烟,漫不经心的想,到底是信不过网上的走的货的质量。

剩下的几个喽啰慌慌张张地抄着铁棍不敢往前一步,徒手就打败他们的十余人,看起来他们被痛贬的不是一般的惨烈。

“滚蛋。”

丘不耐烦的抬眼轰人,混混们如临大赦般仓皇逃跑了,背弃老大算什么,命要紧。

“又当保镖,又当保姆,这日子,真tm有前途。”丘弹掉抽了半截的烟,冒着星火的烟头按灭在某个人头上,骂骂咧咧的踢了脚底下的杂碎,净给他寻麻烦。

回去交任务的时候,丘就抱着拿钱走人懒得理你的态度伸出手向男人讨要该得的。

“给份酒钱。”

男人没有动作,冷冽的声音透着讽刺。

“对付几个毛头小子,还能受伤了?”

被发现了啊,丘举着手欣赏战果,撕裂数处的手套将他的手暴露在空气里,也对,他讨厌别人的血直接黏在自己手上,很恶心。

丘准备褪去手套去洗个澡,手腕就被一把握住了,险些将它捏碎的力道握住了。

“少碰我。”

“我还没少碰吗?”

男人出现在他背后鼻息紧贴在他耳根上,白皙的手滑落到他的戴着手套无名指指尖,向上了拉了拉那层皮,轻易地就拽开了全部。

湿哒哒的手套被丢到一边垃圾桶,而那只沾满血污的手被男人长久持过枪磨出来的茧反复磨蹭着,好似要磨烂他的意志般狠毒。

“我说过我讨厌这样。”

丘被手上摩擦生热的激情有点把持不住,声调低了八度,加上腿有点立不直,全然没有了当初的说走咱就走的硬气。

“我让你听话,你肯听吗?”

是了,他是老大,他能做的就是听从命令,潜意识却告诉他,他要反抗,哪怕会惹他生气。

“老子讨厌麻烦,讨厌做保姆。”

“还有呢?”

“老子讨厌做你弟弟的保镖。”

“我要跟着你做任务。”

委曲求全的语气也没能换得男人的同意。

“乖,不行。”

面对他的一言堂,丘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只能像个娘们一样抱怨,这也是他讨厌的,老大总把他规划到安全的范围的任务内,贺呈把他当废物看。







PS:随便写写的ˎ₍•ʚ•₎ˏ


我只恨集体欺凌他人竟然不违法。

当甜美酒窝沙雕小保安遇上自动上门沙雕骚受,这冷门cp我🔒了!

大师兄太好看了呜呜呜清秀的想睡!

还不如不上色呢,水彩真难搞。

摸个进度。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没有多少人祝福也要学会幸福呀!

哦我的天,我的心都要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