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森

吃一池春水,逸真,鼠猫,银土。

我车技什么时候飘过?

做了个合集,方便你们看。

刺客列传要出三的话,没有墨墨我估计是不会看的,或者只看一个大结局吧。。。

大宋提刑官

良心剧了。

旧怨难书:


- “不要以为就凭你一个宋慈,就能澄清玉宇,平尽天下冤狱了,别说你一个宋慈,就是十个八个,也休想把这浑浊的世道变得天朗水清。” 


- 宋慈 | 世界法医界鼻祖





这么一看我已经很勤奋啦(ˉ▽ ̄~) 

行吧,江湖

最心爱的女人死在自己手里,是什么样的感觉,晴藻雪现在就在体会着那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他怀里停止了呼吸。
而且这个女人死在了他的剑下,半个觅云山庄的人都看见了,他也无需辩解。
一个举世无双的女人,一个温婉的可人曾经鲜明的在他生命中存在过。
可他还是杀死了他世上唯一爱过的女人。
“衣瑶,你放心,除了你,我谁也不娶。”晴藻雪阖上了她的眼,原来死人就没有好看的时候。
葬了衣瑶,晴藻雪毫无悲痛的感觉,只是有点精神不佳。回到了觅云山庄总坛,所有人都在看他。
都是妒忌过他的人,衣瑶作为觅云派唯一的漂亮并且年轻的女性,当然是整个山庄男性的爱慕对象,明恋或暗恋,也不足以动摇衣瑶对晴藻雪的喜爱,所以作为情敌,晴藻雪理所应当受到了大家的厌恶,如今衣瑶不在,他们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欺负一个杀了自己女人的懦夫。
晴藻雪不在乎他们怎么样,毕竟他最在乎的人已经被自己抹杀了。
晴藻雪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屋里的东西被他们扔出屋外,被褥,枕头,还有摔得稀碎的花瓶。
“多谢各位师兄帮我搬家,辛苦。”晴藻雪作揖道。
“啐!你个败类,我们觅云山庄不需要你这种恶心的人。”
“他还是人吗?”
“好了,都少说两句。”觅云山庄威望很高的大师兄赵佘发话了,大家就闭嘴了。
赵佘转身就是抽了晴藻雪两耳光。
“本着同门情谊,我不杀你,但是觅云山庄也不会留你。”
“这件事,师父说了算。”
晴藻雪像是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地拾起尚且干净的物件拍了拍,好似并不把这个师兄放在眼里。
“你可真不是个东西,你明知师父还在闭关,拖着作甚?”
“在下这就去找师父说个明白,可好?”
“哼。”
算作是赵佘答应了,晴藻雪大摇大摆地走掉了。
随便进了个山洞,晴藻雪就发现了打盹偷懒的师父。
“师父,该出关啦!”
“唔……嗯?嗯?”年过半百的莫虚迷迷糊糊醒过来摸了摸胡须说,“怎么了小藻雪?”
“外面的事,您总该听说了。”
“哎,小藻雪你可知岁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晴藻雪认真无比的想了想,答道。
“掉发。”
莫虚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拼命捶了胸口几下稳住。
“是无止境的探索和历练,你应该出去追逐你的那片蓝天了。”
“师父。”
“嗯?”
“您想赶我走就直说。”
“……不要太在意我说话的方式。”
“行吧,师父,告辞。”
六个简单并且朴实无华的字,险些让莫虚掉泪,要不是为了某人,他也很想留下这个很有武学天赋的孩子。
打包走人的晴藻雪出了山谷,望天喟叹,可怜了他的师兄,自以为赶走了他就可以沾沾自喜了吗?殊不知师父的三百斤的女儿早就看上了他伪善的师兄,说不定下个月就洞房了,一想到三百斤的肉坨压在可怜的大师兄身上他就想……该!

背负着天下骂名的晴藻雪终于可以独身闯荡江湖,初出茅庐,就有恶臭的名称,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待遇,目前他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没有小毛贼光顾他,店里的老板也不敢宰客。
老实说他这样的,再猥琐的恶人也不敢近身,能做出杀了恩爱数年的女人举动,惹不得。
“小哥,要不要尝尝我的瓜?”
魅惑的尖细的女人的声音缠上了身。
晴藻雪留神到卖瓜的摊子一个女的穿的跟青楼出来的一样,浓重的胭脂味儿能把一头牛熏倒。
但是晴藻雪没有躲避,本着好奇行情的心态问:“多少钱一晚?”
卖瓜女当场掌掴了他一巴掌。
“老娘是做正经生意的!我只卖瓜!”
“正经的女人能叫王婆?”晴藻雪捂着高肿的脸指向了瓜摊牌匾。
上面写着:王婆的瓜,好吃的瓜。
“那你也不能对王婆这种名字抱有幻想吧?”
“可是我听说江湖上有个恶婆娘叫王婆穿的很艳俗,喜欢卖瓜勾引有妇之夫,一旦他们上当就割了他们的宝贝。”
“讨厌啦~这都被你发现了。”王婆娇媚地发嗲,葱白的手指捏上了他的腰,红艳的唇凑近他耳朵低语。
“死小子,识相的话赶紧滚!”
“我还没买到瓜。”晴藻雪丝毫不为所动。
“八两一个拿走!”
“三文!”
“五两!”
“二文!”
“哪有你这样讲价的啊!”王婆怒吼。

“一文。”

“你你你……”王婆举起一个西瓜就扔了过去。

不料西瓜被腾空而来的锁链从中间穿碎了,晴藻雪白净的脸上沾满了红色的西瓜汁和碎块。

晴藻雪舔了下嘴边,这瓜,确实好吃。不知道该感谢人家让他吃上免费的西瓜还是该怪人家弄脏了他的脸。

无论如何,来者不善。

晴藻雪认得他,能使得这一手夺命铁链的除了江湖上那个骇人听闻的存在——铁面判官!怕是没有旁人敢担当了。

铁面判官专管江湖非正义的行为,凡是他认定的坏人绝无活口,甭管你是多穷凶极恶的人,通通一个字:杀!

铁面判官索命此次前来是为了杀王婆的,他并不想去杀一个女人,可他不得不杀,这是他的使命。

“下回就没这么好命了。”索命无情的宣判。

“相公救我!”王婆娇弱地躲在晴藻雪后面求救。

什么情况?!!!晴藻雪懵了,这位大姐你谁啊?

“其实我,尚未娶妻。”晴藻雪娇羞舔唇。

“楞个害羞是做啥子哟?!!!”王婆无语得方言都飙出来了,本想着借晴藻雪把人打发走,没想到自己会被害死。

冰冷的铁链缠在索命手臂上晃了晃,似乎在瞄准目标。

王婆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只听得轰然一声!

未死的王婆颤颤巍巍地捂住胸口定睛一看,不知何时对面的酒楼二层破了个天大的窟窿。

“大哥你追我闹哪样?!”

晴藻雪绝望地申辩。

“你俩你损坏我家东西闹哪样?”

酒店老板绝望地指责。

“你们倒是快打啊!”

“妈的,应该是快上菜啊!”

客官们无情地催促。

“吵死了。”索命不耐烦地甩出了铁链。

就在铁链迫近晴藻雪瞳孔的那一霎那,关乎生死的一刹那,铁链停住了,锋利的尖头仅仅离他瞳孔半寸。

满面尘

一,


佐奕一直寻求这世上最好的一把神兵利器,最好的一把。足以让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即使他的地位很高,高到睥睨天下,那也终是开阳的天下,他要的是整个钧天。

争夺意味着牺牲,他踏遍了枯骨,听倦了死亡的哀鸣,身上沾染的血色洗不尽,褪不去,但他还是享受日日沐浴的,这点清爽的快感,勉强慰藉了他的罪恶。

夜深。守卫困倦的偷懒打盹,没有留意一闪而过的黑影跃过窗子。

佐奕躺在浴桶之中微微合眼,热水蒸腾盘旋在空中,熏得脸很是舒服,他贪婪地获取这短暂而又美好的闲暇的时光。

稍不留神,短短的冰刃就架在他苍白的脖子上,气势足够逼人了,就是不见血。

“有没有人告诉你,对敌人的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佐奕慵懒地抬眼,漫不经心地搓澡指教刺客。

刺客一袭黑衣,面具之下唇色发紫,唇角有黑色的血迹,干涸的痕迹上面还有新鲜的血液汩汩而下。

杀人者,不做够十足的准备,那就是个笑话,佐奕揣测,他闯进来,或许不是为了杀己。

“我这里有治病的药,不知道有没有不想求死的人?”

佐奕向来不喜欢树敌,给他设了无比温柔的陷阱。

可怜的刺客清楚自己撑不了多久,迟疑良久,收起了剑,噗通跪在他面前行礼。

“我愿唯开阳王马首是瞻。”

“脱衣服。”

“什么?”

刺客错愕地抬头,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

“你身上的血腥味,我很不喜欢,过来洗了。”

佐奕这下说得很清楚了,但是任谁都会觉得奇怪,洗了的意思是要同方才差点杀了自己的人共同沐浴吗?怎么想,都有暧昧的意思在里面。

还没等刺客消化完佐奕的癖好,浴巾落在了他的头顶。

“想什么呢?我去叫人重新给你换上热水,哦,还有药。”

佐奕拾起屏风上挂的衣服背着刺客缓慢地穿上。

他的目的也的确达到了,刺客看见他脊背上纵横密布的刀伤,这是荣耀的象征,一个男人,戎马一生,战伤疆场,足够让他骄傲,佐奕是在告诉他他也是骄傲的人,骄傲的不容他违逆他,背叛他。

刺客沐浴过后,凌乱的发丝也收拾得齐整,他就这样干干净净,规规矩矩的站在佐奕面前。

佐奕侧身躺在椅上看着奏章,他永远这么慵懒,高高在上,把所有的事情在别人以为搞不好的时候打理得井井有条,勤者,谋行。智者,谋略。

像是故意的,佐奕晾了刺客很久,才惊讶的抬眸道:“原来你在啊,不出声算什么。”

刺客握了握剑柄,单膝跪在地上直截了当地请求。

“臣恳请王上,赐臣要职。”

琥珀色的瞳孔里充斥着欲望。佐奕喜欢他索求无度的直白。

“我又凭什么信你?”

“王上信任臣,臣就不会辜负王上。”

刺客似乎回忆了什么不好的情节,咬着牙允诺。

“难道说有人辜负过你?”

“……”

“我不迫你,至少你要说出你的真名。”

“艮墨池。八卦之一卦,墨笔丹心,非池中之物。”

“好,我真是爱极了你的厚颜无耻。艮墨池,明日我就把虎符交给你保管,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它真是闲置的太久了。”佐奕决断得如此之快,不是莽撞而是他要想办法,留住一个有野心的人,不择手段。

“臣领命。哪怕哪天王上要千刀万剐臣,臣也死不足惜。”

一把未出鞘的剑,首要的就是磨了他的光芒,佐奕又换作薄情的嘴脸道:“本王乏了,你下去吧。”

摇曳的烛火不知被谁打灭,黑暗的屋子沉寂了下来。

被重新赋予价值的艮墨池在屋外趁着月光窥视屋里那个模糊的影子。

那样的诺言,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直到他真的体悟了,才意识到自己说过的每句话,都是会被无情的帝王记得的。哪怕如今不过是换了一个王上。


不灭灰(下)


 

 

展耀还是无法赶走少年,少年说除非展耀能够记起他是谁,否则他是不会离开的。

背负着诅咒般存在的少年侵蚀着展耀的灵魂,他的精神日渐颓废,甚至有时候需要安眠片来帮助睡眠。

他熟睡的时候,少年就静静的站在床边看着他,少年似乎并不需要休息,就连展耀开始忽视少年并且故意不再给他做饭他也能好好活着。

他,根本不是人。

展耀幻想,如果他不是人,那就是自己的意念中的一体,这一体,至关重要。

日复一日的精神的折磨让展耀瘫倒了,很快就被人发现送进了医院。

展耀住的是VIP病房,特殊的看护,严格的防守,没人再会来打扰他了,包括少年。

不,或许少年只是良心发现,给他几天喘息的机会罢了,展耀这么想着,抓紧了白色的被单蒙上了头把自己包裹在黑暗之中。

隔着病房的门,包sir叹了口气说。

“早知道这并没有用,就不该让你尝试。”

站在他一旁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看着屋里卷成虾米状的东西,赵爵露出标志性的笑容道:“我从不会出错,如果哪里出了问题,那只能说明,这个过程,他还没有走出来。”

“走出来?”

“我想,他需要休息了。”赵爵举起食指噤声。

医院的静养并没有让展耀得到很好的恢复,他变得比之前还沉默,因为他在不断的思考,思考少年的名字,他太想让少年离开他的世界了。

因为他不想再经历什么,令他苦痛的东西了,那种天地旋转,末日崩塌,时刻提醒他不要忘记什么,忘记就是——罪恶!

快想起来什么!展耀头疼欲裂的击打着自己的脑壳,在医生看来他就是发疯,赶忙找来绷带捆个结实。

“我觉得他更应该看看心理医师。”主治大夫诚恳建议道。

“我不确信这是否有用,毕竟您知道的,他是心理学上的专家。”包sir提醒。

“哦,好吧”主治医生摊手道,“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没人能够对他催眠,不过您天天关着他不是个办法,你应该让他动一动,比如:去医院的后花园散散步。”

“我会考虑的。”

展耀提前结束了囚禁的生活,被护士推出医院呼吸上了真正意义上一口新鲜的空气,可他并不贪婪,他的低着头,根本不在意眼前的世界。

护士是个年轻的女孩,看见这么帅气的病人总是搭话个没完,可惜帅哥根本不理人,护士气只好闭上了嘴巴把他推到后花园的湖边欣赏风景。

清风徐来,水波荡漾开,映出展耀苍白的面容。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看见过自己的模样了,然后他就有了微小的反应,小心翼翼地瞥过头注视着湖面。

护士接了男朋友的电话聊的忘乎所,愈行愈远。

展耀伸手想叫住她,忽然又停止了行动,为什么他就不能一个人好好呆着呢?

他总是要面对现实的。

比如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一如初见,没什么变化。

少年拿着一根木棍蹲在湖边自顾自地搅浑湖水,这回,没有纠缠展耀,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意识到展耀的存在一般。

“太危险了,快离开!”

下意识的,展耀吼了一句。

少年笑嘻嘻地回头冲他后面招手。

展耀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劲,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回头去看,后面一个同白衣少年差不多同龄的黑衣少年满脸严肃的走了过来。

白衣少年从蹲在湖边的姿势变成了站立,黑衣少年紧张地跑了过去。

“接住我!”

白衣少年纵身一跃,紧接着就被黑衣少年接住了。

“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啊!”

“嘿嘿嘿,怕什么,我有你啊。”

白衣少年挠挠头笑的很是绚烂,黑衣少年拿他没有办法。

俩人坐下来促膝而谈。

“你姐姐怎么样了?”

“她似乎很难受,好在枪没有打在要害上。哼,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打死那帮坏蛋。”

“你以后要做警察?!”

“我要做大英雄!能保护家人,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

“能保护你。

“你……又在说胡话了!”

黑衣少年脸瞬间涨的通红。

“你知道,我从来不说胡话的。”

白衣少年的眼神是那样坚定,情窦初开的俩个少年越凑越近,直到完全模糊了身影。

展耀定定地望向水波粼粼湖面,倒映的白云在湖面缓慢流动,蓝白灰交织变幻的颜色拉长了他的思绪。

幻象,如果是曾经发生的,他面前的黑衣少年是年轻的自己那么曾经的白衣少年又是谁?!

他为什么会不记得,他为什么选择不记得,他应当记得吗?

就快要接近答案的他越来越迷茫,渴望有人现在就拯救他。

“你看,我总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来到你的身边,你却想拼命地忘记我,这不公平。”

眼前的人埋身双手搭在展耀轮椅前以幽怨的口吻责怪着他。

他也穿着白色的衣服,但他对于展耀来说甚至比少年还要陌生,他个子很高带着与生俱来的压迫感逼得展耀同他对视。

“快想想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你要抛弃我吗?你就是要抛弃我,你想把我从你那里彻底地剔除。”

白衣男子喋喋不休的口吻如同咒语般拷问着展耀,他重复着咒语,他要把展耀到绝境。

“告诉我,我的名字是?”

“你……你是……”

碎片被重新打破,在岁月的长河涌动到一起汇聚成了本不能磨灭的曾经。

“先生先生,您不能进去!”

“展耀你冷静一点!”

同事们纷纷制住了展耀,不让他向前一步。

“你叫我怎么冷静!”

急救室里面的人可是……可是……他最在乎的人啊,展耀无力抵抗着。

包sir拍拍他的肩安慰:“白羽瞳会活过来的。”

当红灯灭了的时候,推出来的只是具冰凉的尸体,医生脱下了口罩,惭愧的对着包sir说:“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包sir作为见过多少生死的人也只能很悲痛地说:“他是个好孩子,因公殉职,死得其所。”

“展耀?展耀!”

包sir听到后面闹腾的声音,慌忙转身。

展耀跪在地上吐个不停,污秽吐尽了,还在干呕。

“拍昏他,快!”

时刻保持冷静的包sir命令道。

醒过来的展昭再也感知不到外界了,从此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没有人能够打扰到他。

就在大家以为他都完了的时候,展耀私自找上了赵爵。

“催眠我。”

“我的孩子,我不能这么做。”

赵爵拒绝了他。

“只有你能帮我了。”展耀清楚他的软肋。

中招的赵爵笑着摇摇头说:“你想怎么做?”

“忘了他吧,忘了过去。”

“如果你确信你能忘记他就能忘记痛苦,我们现在就开始。”

当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展耀就后悔了,私自埋了一个关键点,关于一段苦涩又美好的片段,封存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如今想起,记忆之门再度打开,他想他想起了,有关情爱的一切。

他在埋怨他的忘记,所以给了他惩罚,如果可以重来的话,他绝不会再放弃。

机会就摆在了眼前,展耀紧紧抓住住他冰凉的手腕。

“你是白羽瞳!”

说罢展耀闭紧了双眼,默默等待他的消失。

奇怪的是,眼前的幻象并没有消失。

展耀瞪大了眼睛惊奇地问。

“为什么?!是哪里出错了吗?”

“不必讶异,因为你还是叫错了我的名字。”

“这……不可能。”

展耀松开了手,拼命地摇头否认。

白衣男子笑的是那样的温柔,像四月的春风。

“你看到的模样,就一定是真实吗?不妨我给你一点提示?例如,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我……我的名字?”

如果你是展耀的话,那么我是谁?

咸咸的泪水从苍白无色的面庞滑过,惊鸿一梦,似泡沫幻影,消失不见了。

精神疗养院里,浑身插满管子的白羽瞳生命的迹象渐渐地复苏了。

病房外,包sir一拳打在赵爵身上。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敢对白羽瞳催眠。”

赵爵不紧不慢地接住了他的拳头。

“我奉劝你,他现在需要安静的环境,白羽瞳对于没能保护好展耀很愧疚,没有生的意识,甚至裂变出人格以为自己就是展耀。我不得不这么做,只是这样,不知道是对他是好是坏。”

“当然是不好了,白羽瞳他已经不再适合做一个警察。”

 

 

 




PS:其实白和展都挂了,这些都是赵爵臆想的,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


停电一天画的画呼呼呼~

不灭灰(中)


我们在迷雾中前行,半梦半醒,记忆支撑倒塌的心,被囚禁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真相若是苦,是否还会拼命追寻。

收留了少年的展耀之后的日子简直忙的是一塌糊涂,有时候没时间还要精神上担心着,生怕少年有什么意外。
思来想去,展耀一通电话打给了赵祯。
不出俩小时,赵祯磨磨蹭蹭地进了他家门。
“嗨……嗨!”
赵祯拘谨地給少年打招呼,虽然他的智商很高但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小孩。
“帮我看着他,别让他捣乱。”
“啊?展,展大哥,我不行啊。”
不知怎么的,赵祯似乎很怕这个少年,生理反应上的恐惧没有逃离展耀的眼。
少年倒是没什么反应,双眼无神的坐在沙发上,谁也不理。
“嘟嘟嘟——”
展耀电话又响了,焦头烂额的他接上电话就开始锁门。
“相信你自己,你可以的。”
赵祯被反锁在屋里急得都快哭了,疯狂地砸门。
“展大哥你别走啊!别留下我啊!”
得到的是无人回应。
总算是忙完的展耀开车回家,路口急转弯的时候一个人影窜了出来。
展耀急忙打了方向盘,才没有撞上他。
来不及责怪的展耀下车忙看人有没有事,险些被撞的人却无影无踪了。
大口喘气的展耀惊魂未定,难道自己撞鬼了?不,这世界上,哪里有鬼。
一块阴影很快笼罩住了蹲在地上的他。
展耀紧握住手试探的扭头,下一刻变放松了警惕。
“是你啊。”
是白衣少年,他还穿着不久前天展耀给他买的新衣服。
“你真的认识我吗?”
少年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局。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呢?”
展耀半蹲着平齐少年的头同他讲话。
“我认识你,你却不认得我。”
少年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似乎被展耀伤得不轻。
把少年搞上车的展耀才想起了什么。
“赵祯怎么把你放出来的?!他人呢?”
少年沉浸在忧郁的世界里,没有作答。
回到家里,展耀几乎是颤抖的打开房子的锁的,他没有留给少年的备用钥匙过。
赵祯如同一个涸泽之鱼般楞楞的坐在门口。
“赵……”展耀哽咽的不行,感觉自己这些天的经历,都是假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被拯救的赵祯激动地抱住展耀的腿。
“展大哥你可算回来了呜呜呜,别再让我干这种事了,我……”
顿时,展耀的耳朵传来了轰鸣声,赵祯接下来说的话完全听不清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子又安静了下来。这回换展耀楞楞地跪坐在地了。
少年也随他跪着,跪在他面前,弯身把脸埋在他腿上。
“你是……怎么出来的。”
几近颤抖的展耀,闭着眼睛问,很怕听到那个答案。
“赵祯太无聊,我自己打开门出来的就把他关里面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
“什么?”
少年抬起头,试图拿纯洁无辜的眼神蛊惑他。
但是,没有用了……
“你,在撒谎。”
像是宣判一样,展耀也不想的。
“我出去的时候是反锁了门三下的。”
回来的时候也是三下打开的,一下比一下更艰难,更难接受。
“那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啦。不论怎么样,我都会保护你的。”
少年站起来捂住他的头轻抚。
“耀,别让我离开你。”
不,不……
展耀恨不得站起来逃离他,逃离这一切。
可他的话,似一道魔咒,压的他喘不过气,明明是令人安心的话语,为什么,这么沉重至撕心裂肺呢?
问世上几多苦,几多无解之批,欲脱离泥潭,不得,也因,早是局中人。